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 > 澳门巴黎人注册 > 文化 >

宋小玲:母爱难老

2019-06-05 09:31:11 三都澳侨报

习惯了,在饭桌上闲听母亲碎叨趣事。说到兴起,母亲乐着,我们更乐。只是,母亲说着说着,常常就把人或事给说岔。看着母亲张三李四地混着,再瞧母亲满下巴挂着饭粒却全然不知,猛地,我的心给蛰得生疼:母亲老了,老得开始忘事,开始掉饭粒儿!总以为时光不老,母亲不老,哪曾想,不经意间一晃,母亲就老了!

自小,我体弱多病,听母亲说,好几次,是母亲一人抱着生病的我,连夜冒雨从偏僻的乡下赶往医院。途中喂药,母亲只能口含药水,一点一点送到我嘴里。夜深天黑,山路仄小、湿滑,时不时,山鸟扑楞楞尖叫着飞过。母亲一路小跑,一脚踩空,连着我,一同滚入灌木丛中……忆起这些,母亲依然惊惧万分,但母亲说,害怕的是我的病情,不是暗夜鸟兽。

记事后,印象中的母亲,常为我惊觉夜起,一年到头难睡几个安稳觉。我常半夜发烧,母亲就忙着按老中医传授的偏方,抓一把自制粗茶叶在嘴里细嚼。茶叶泡水味佳,可是大把的茶叶口中干嚼,又苦又涩,稍不小心就被呛咳。我瞧见母亲咀嚼时掩饰不住的微蹙眉头。待茶叶嚼烂,母亲就口含茶叶,屈膝弯腰,伏身用嘴吮吸着为我按摩全身。母亲说,只有用嘴吮吸着按摩,才能将体内湿热吸出。母亲有严重的风湿病,固定的姿势稍久关节就疼痛难忍。可母亲就这样伏在床上,保持不变的姿势为我按摩,直至天色泛白。说来神奇,按摩后,我酸疼的关节不痛了,体温也渐退,整个人像被打通经脉似地顿觉轻松。而母亲,早已汗湿冬衣,由于长时间伏着,手脚僵直、疼痛,唇舌也因干嚼茶叶磨破出血,吃饭时疼痛难忍,好些时日方才愈合。

那年代,物质匮乏,家里难得的一点肉和母鸡下的蛋,母亲全喂到了我嘴里。可我,还是动不动就爱闹病。白天,母亲忙着活,可眼睛一刻不停地追着我,怕我风吹,怕我日晒,怕我雨淋,即便这样,我还是三天两头生病。常常地,母亲看着瘦弱的我,竟像做了错事,歉疚地喃喃自语:怎么就把你生成这么个体质了呢?有时,见我脸色红润了,母亲就眼角眉梢透着喜悦,但只是偷偷乐着,母亲绝不说出口,生怕一说出就会给收了去似的。

我明白,我是母亲含着捧着养大的,母亲的每一尾皱纹里,盛放的都是为我操碎的心。

当地有个说法,从不同的人家要些米饭来,吃了身强体健。小时,吃了母亲用钱从乞丐手里买来的粽子。长大工作了,母亲竟还四处奔波,要来不同姓氏人家的米煮了我吃。知道这并无用处,但我极认真吃着。一旁的母亲,微笑地看着我,一如当年看我吃粽子,满眼的希冀与疼惜。碗里,热气氤氲,糅着母亲的殷殷目光,一次次濡湿了我双眼。

母亲长期劳累,身体极差。每次劝母亲多歇歇,母亲口里应着,可等我上班不在家时,又陀螺般忙转个不停。

惦挂着又犯晕眩的母亲,那天,我请了假早早赶回家。一进屋,便见母亲蜷着身,无力地举着手,鲜红的液体顺着手指下滴,父亲惊慌着。

血,那鲜红的竟是血!我顾不上多问,颤抖着帮母亲包扎好。父亲心疼地告诉我,母亲担心我连日下乡累着,想煲鸡汤给我补补,一阵晕眩切着手……未等父亲说完,我已泪流满面,那一刀,切着了母亲,更切着了我,地上那一滴滴鲜红,每一滴都从我心头滴落。我的心抽搐着,撕裂般,一阵疼似一阵。

“疼吗?”透过泪光,望着母亲还渗血的手指,我哽咽着。

“俗语说疼儿女,说的就是这‘疼’吧……你老大了,还有母亲疼,该高兴才是。”母亲故作轻松,努力笑出脸,为我擦泪。当母亲无力、冰凉的手拂过脸颊,我的泪,更是开了闸似地奔涌而出。

那些天,我不敢直视母亲受伤的手,可母亲的手,时时在眼前晃着,挥之不去。两周后,母亲那只手上的指甲整块掉落。原来,母亲一刀竟几乎切掉了整一块指甲!我摩挲着母亲的指甲,摩挲着母亲的疼与爱,无声泪下,未结痂的心,再一次撕裂。很想把母亲的这片指甲珍藏,可是最终,我没敢,我害怕我的内心柔软处,承不起这份重。而其实,母亲的这片指甲,已长在了我心尖,连同为我而老的母亲。

母亲不停歇地把爱掏出,掏白了青丝,掏弯了腰,掏空了她自己。母亲整日整夜地腰背疼,洗发时弯下腰便直不起。帮母亲洗发,一次,两次,母亲便说,你手重,我自己来。可是,我清晰地记得,第一次洗时母亲还直夸我手法娴熟,不比发屋洗的差。夜晚,母亲腰背疼得睡不着,常常夜起抹药按揉。帮母亲按揉,可母亲嫌我手劲太轻,不管用,赶我睡觉去。我知道,母亲掏出爱,便不舍得拿回,哪怕一丝半点。

常常地,母亲问我同一问题,问过,忘了,再问,一遍又一遍:“下辈子还做我女儿不?”可每次,不等我回答,母亲又总是急急摆手:“不要,不要做我女儿,万一又把你生成这么个弱体质,咋办?”说这话时,我见到了母亲眼中的不舍,仿佛这么一说,就果真割断了下辈子的母女情。但我明白,母亲心里笃定得很,假如真有下辈子的话,万般不舍的她,为了对女儿的这份爱,也一定毅然决然割舍那份情……

望着满头霜白的母亲,我心里泪湿一片。母亲老了,老得记不住事。然而,记不住事的母亲却能一直记得,让她的爱,像阳光般不锈、不老,一如从前。

母亲,下辈子,我还做您的女儿!  □ 宋小玲

返回首页
相关澳门巴黎人注册
返回顶部